啃夜

【忘羡】鬼话连篇-6

上篇

正是早上的高峰期,街道上人来人往,给寒风刺骨的冬日注入了一丝活力。魏无羡坐在校门口的花坛边,看着手捧早餐呲着哈气的学生从成群结队变成稀稀拉拉,直到铃声响起他才慢悠悠回房间去,为的就是暂且避开蓝忘机。
然而天不遂人愿,此时正闭目躺在床上的不是蓝忘机还能有谁。

“不对劲。”他可是雷打不动的生物钟,从来不赖床不迟到,更别说旷课。
“蓝湛!起床了!”魏无羡嚷着,见他没反应就想凑到他耳边去。这一凑让他找到了问题所在,蓝忘机身上散发着与平常不同的热度,再看他的脸也泛着不正常的红,大概是高烧晕过去了。
魏无羡心头一跳,紧张起来:“蓝湛!蓝忘机!醒醒!”
蓝忘机的眼皮抖了抖,仍不见睁开。

这一刻魏无羡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如果他不是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一定立马背起他上医院了。
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了半天,终于灵光一闪,有了主意。眨眼的功夫,就有一条短信从蓝忘机的手机发到蓝曦臣的手机上:我高烧没劲下床,快点过来解救我。

没过多久蓝曦臣就带着备用钥匙开门进来,看了看四周才架起蓝忘机去医院,魏无羡自然是跟着去。
尽管帮不上什么忙,他还是从挂号到打点滴都一步不离的跟在后面,守在旁边。

等医生来检查过已经退烧无碍的时候,魏无羡却溜出了病房。
蓝忘机醒来只看到床边的蓝曦臣,撑着要坐起来。
“哥。”他低低唤了一声,嗓音略显干涩。
蓝曦臣一边把床板摇高一边问:“怎么发烧了?”
蓝忘机的目光在病房里环顾一圈才道:“昨晚受了凉。”
“你在找谁?”
“……没有。”
“你身体素质向来不错,以往绝不会这么容易病倒,我看你最近脸色一直不太好……”蓝曦臣欲言又止。
蓝忘机垂眸:“哥,我没事。”
蓝曦臣叹一口气,半晌才接着说:“忘机,你不该终日与非人为伍。”
蓝忘机微微低头,不发一言,但是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算了,你自己把握分寸吧。”蓝曦臣看了看时间,想到自己还有事,确定蓝忘机一个人可以后就先离开了。

魏无羡在门外把他们的对话从头到尾听个一字不落。
他轻咬着嘴唇,心里兀自叹息,看看,自己给蓝忘机带来的都是什么啊,一定要趁早了结离开才好。他强迫自己去回忆温晁的可恶从而激起心中的恨意,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心底的动摇和舍不得。

 

做好了决定后,他就火急火燎地穿门而入,冲到蓝忘机身边。这一刻,那些尴尬的小心思都顾不上了,只觉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不容浪费。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颇有默契得都对当晚的事闭口不提。除了魏无羡出去的时间变成夜里,白天又过分粘着蓝忘机外,好像什么都没变。

终于,对温晁的折磨也逼近了尾声。梦里的温晁已经不似人形,梦境之外,虽然看起来不损毫发、四肢健全,然而伤处皮肤一碰就奇痛难忍,药石无医。

起初他还试图通过不睡觉来远离这样的地狱,但过度紧绷的神经让他极易受到干扰。即便在清醒的情况下,也能随时看到魏无羡拿着匕首向他走来的样子。
这种折磨只有他自己知道,魏无羡残魂的可怖,无论说给谁听也不会有人真的相信。

而此时,温晁发现自己正趴在地上,四肢皆为带着几缕血肉的森森白骨,胸膛上交错着布满了腐烂化脓的鞭伤,眼前也是一片红彤彤,该是头上的血水沿着面颊流了下来。

魏无羡修罗般地在他面前蹲下,拔出匕首在手里掂着把玩了一会儿,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这笑令温晁不寒而栗,整颗心都像被寒冰冻住了。身体下意识的就要往后缩,然而仅凭自己却是一步也动不了。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隐隐知道今天也许是最后的期限了。

果然,下一秒魏无羡就蓦然开口:“自己的肉吃腻了吗?看你好像是挑食啊,那今天再来最后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锋利地刀刃在他动脉处徘徊,最后在锁骨处划下,血喷溅得整个下巴都是。温晁吓得直想跪下来磕响头,支离破碎的四肢却无法支撑他进行这样的动作,只得用额头在地上咚咚的砸起来。

“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去你墓碑前请罪!我给你烧纸钱好不好?你想要什么都行!只要你说!”

 

魏无羡动作停下,像是在思考这个提议,须臾,他把匕首拿开,刃尖抵在地上,漫不经心地用指尖拨拉着刀柄恣意转着:“好啊,那就给你这个机会。”

“你说你说!”

“明天夜里十二点,我在墓地等你,你如果不去的话……”

“我一定去…!”

“记住,一个人来。”

 

第二天午夜将至,温晁忍着全身剧痛只身赴约。乌云把星星和月亮全部吞没,深夜的墓地里到处都是黑魆魆的,弥漫着一团死寂和荒凉。路边笔直高大的柏木在风中摇曳着犹如鬼魅,发出吱吱呜呜的哭声。再向前望,除了坟墓还是坟墓,直教人头皮发麻。

温晁哆嗦着来到贴着魏无羡照片的墓碑前,嘴里念叨着什么把怀里的纸钱放下,掏出打火机点火。可惜不管试多少次,总是一起火就被阴风吹灭。

这时从墓碑后传来一声男子的低笑声。温晁双腿一软,霎时抱着头跪倒在地上大呼救命。

一个黑影慢慢走到他身边,温晁忍不住从指缝间偷偷地瞟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靴,和梦里一模一样!

忽然脑后一痛,那人踩了上来,温晁腿都在抖,任他在头上狠狠地捻也不敢做声。

“自己交代。”

“我交代,我承认!是我把你推下去的…我把魏无羡推下悬崖……那天…一个女孩……”

他大概是吓傻了,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颠三倒四、毫无条理,但是该掌握的信息也算都提到了,蓝忘机提脚转而踹上他肩膀:“滚。”

温晁连滚带爬着离开,露出了地上的一滩水迹,魏无羡皱眉:“不会是吓尿了吧?”

蓝忘机把墓碑后的录音笔拿出来关上:“正是。”

魏无羡气急:“靠!真他妈脏了我的坟头!”

蓝忘机确认了一遍录音道:“都录到了。”

“那就好!谢谢你啊蓝湛,今天要没有你还真不行。”

两人结伴往回走,蓝忘机道:“不用。”

“大半夜来这是挺有些瘆人,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怕啊?”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怕什么,鬼吗。”

魏无羡会意:“哈哈哈对哦,你连我都不怕。不过蓝二哥哥你今天这一身黑可真帅!”

“是吗。”

“是啊!当然了,还是穿白的更符合你的气质。”

“……”

 

回去商量完,他们一致认为应该把录音交给江澄。

 

接到蓝忘机电话的江澄很是不解,怎么也想不出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找他能有什么事。待见面听到录音,更是万分地惊讶、疑惑、气愤,表情十分精彩,他缓了半天才哑声问:“这录音你是哪来的?”

“这你不用管,总之是真的。”

既然他不说,江澄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私下里他一直怀疑魏无羡的死和温家有关,却苦于没有线索。此时有人直接把证据给他真是再好不过,至于途径他倒不甚在乎。

“好……那我不问,可是你根本不认识魏婴吧?为什么要做这些?”

蓝忘机不好说认识,也不想说不认识,只能避重就轻地回答:“我心甘情愿。”

 

除却交给江澄,他们还将录音发到了网上。意料之中的没过多久,舆论就排山倒海般压下,温晁乃至整个温氏都被置于风口浪尖上,集团的股票也一跳再跳陷入新低。

还有一些意料外的收获,几个受到温晁迫害的女孩子联系到江澄,表示愿意出庭作证或者联名起诉。甚至还有人接着爆料温氏的财务也有诸多问题。

几天后,江家把温晁为首的温氏几人告上法庭,成为全民关注的一桩大案。故意杀人,强()奸,偷漏税,种种罪名加在一起,证据确凿不容狡辩。

 

那天晚上,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饭后,魏无羡缠着蓝忘机,非要出去散步。他们沿着一条偏僻的小路徐徐前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天空忽然飘起雪花,是今冬的第一场雪。六边形的雪花洋洋洒洒地坠落,被路灯的暗黄色柔光一打,反射出点点金光,不但不显寒冷,反而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

没有人说要回去。魏无羡跃起踩在花坛边上倒着走,好方便看着蓝忘机。

“下雪啦。”

“嗯。”蓝忘机抬头看他,逆着光的魏无羡轮廓出现了一条细细的金边,而他正背着漫天的雪花飞舞,笑地明朗。

蓝忘机恨不得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雪下得不算小,不一会儿就积了薄薄一层。路人没有别人,只有他们来欣赏这初雪,踩下去发出让人愉悦的咯吱声。

蓝忘机向前看,到处都裹上了一片银白;向后看,紧并在一起的两双脚印从远处延伸到脚跟。

 

他手指微抖,猛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蓝湛?”

“魏婴,脚印…”

魏无羡一看,雪地里的脚印清清楚楚是两排,他不敢相信一般在地上使劲踩了几下,看着新出现的纷乱脚印,高兴地欢呼起来:“蓝湛!你快摸摸我能不能摸得到!”

蓝湛伸手去扶他的胳膊,没有一穿而过,手下是实打实的骨肉。

魏无羡展开双臂笑着呼唤:“蓝湛!蓝湛!……蓝湛!”

蓝忘机口里一一应着,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笑意,胳膊向前伸开,朝魏无羡敞开怀抱。

魏无羡扑下来,蓝忘机稳稳地接下,他便像八爪鱼一样挂在蓝忘机身上。

tbc

===

下章

评论(27)

热度(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