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夜

【忘羡】鬼话连篇-4

这章基本是糖。默念一百遍第一要义是谈恋爱

上篇

蓝忘机虽说要帮忙,但暂时也用不着他做什么,魏无羡自己就能把温晁折腾的要死要活。

这些天来,温晁已经把电脑和手机检查了好多次也换了好多次,却还是无法摆脱伴着阴气随时出现的红字,有时候是“我在悬崖下面等你!”,有时候是“你以为能瞒天过海?”,有时候是总结他当日的行程,仿佛有一双眼,无时无刻不在监视自己。他再也不敢看各种屏幕,出去玩的时候还时不时紧张回头,整个人已经被逼到神经衰弱的边缘。魏无羡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嗤笑,这才到哪啊。

 

魏无羡每次都趁着蓝忘机上课的时候去吓唬温晁,他没课的时候就回来和他待在一起。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其实是按照蓝忘机的课表在活动。

这天,魏无羡回来后找不见人,巡视了一圈后在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在体育馆。

等他过去,还没见到蓝忘机,先映入眼帘的竟是印着自己学校拼音的紫色球衣。看来是两个学校举行了友谊篮球赛,这样的话……他穿过人群凑到场边,不出所料地看到了江澄,以前他们俩都是校队的。

 

“呜——”一声哨响,中场休息。

蓝忘机朝着场边的魏无羡走来,旁边的几个女生皆是一片欢呼。姑苏的球衣是白色的,他却在里面穿了黑色的护腿,将一双长腿仅仅裹着,呈现出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不仅不显突兀,反而别具美感。

魏无羡欣赏够了,又有点可惜:“蓝湛同学,我没想到你竟然还会打篮球这种热闹的运动,不过你这是怕扭伤,还是怕走光啊?”

蓝忘机不理他的调笑,给了魏无羡一个眼神,魏无羡便跟着他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

蓝忘机扭头看了一眼场边坐着休息的江澄,又转过来问:“江澄?”

“对,就是他,我没想到还真有机会给你们遇上,他打球不错吧?队长呢,不过我其实比他打的还好,有机会得给你显摆显摆哈哈。”魏无羡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没有离开过江澄。

蓝忘机知道他在担心,轻声道:“他看起来状态不错,不管是球还是人。”

应该是走出来了。

魏无羡低下头:“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哈哈,那就好。”

从蓝忘机嘴里说出的话,都像带着神秘的力量,总能迅速抚平他心里的翻涌。

 

又闲聊了一会儿,比赛继续。

魏无羡走到场边去,才犹豫了一秒就跟着姑苏的同学一起喊“蓝忘机!加油!”。他在心里道,母校啊,真不是我胳膊肘往外拐,谁让场上只有蓝忘机能听到我呢。

 

蓝忘机平常一副安静沉稳的样子,没想到打球的时候竟带着一股凛冽劲儿,运球过人上篮跳投,如行云流水般毫不含糊,真可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不怪旁边的女生捂脸尖叫,魏无羡也不得不点头,真的是太帅了。虽然已经离的很近,他还是觉得看的还不够清楚,换了几个位置依然不满意,心想干脆到篮球架上去看。

此时球刚好传到蓝忘机手里,他一个转身就准备投个三分,却在看到魏无羡的时候几不可察的顿了一下。本来已经克制住不要分心去看场下的魏无羡,可是他竟然坐在了篮板上,直勾勾地望过来,避无可避。他的双腿交叉着微微晃动,两手在唇边做喇叭状喊:“蓝湛!加油!”目光与蓝忘机相遇时,还眨着眼给了一个飞吻。

像一包跳跳糖撒在心口,蓝忘机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伴着噼啪作响的鼓噪骚动起来,安静下来后再全部化为满满的甜。

 

蓝忘机身手敏捷,江澄也不甘示弱,比分一直咬的很紧。直到最后,蓝忘机的一个压哨球,让姑苏赢得了这场比赛。

 

在一片尖叫和欢呼声中,魏无羡从篮板上跳下来,旁若无人地扑到蓝忘机身上,虚抱住他,在他耳边道:“蓝湛你太棒了!太厉害了!!”

蓝忘机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他说话,只能静静看着他。

 

赛后照例要互相握手,江澄不情不愿地伸出手,黑着脸说:“怎么,赢个比赛而已,高兴傻了?”

蓝忘机手刚抬起,江澄与他随便一碰,转身就走。

魏无羡叹气:“真是跟以前一样,他就这脾气,输了球正在气头上呢,蓝湛你可别怪他。”

 

 

晚上两队的人一起吃饭,都是年轻人,吃吃喝喝扯扯皮,马上熟络得像亲兄弟一样。当然,除了蓝忘机,他坐在桌子最外侧,现身说法什么叫食不言,魏无羡盘腿坐在隔壁的空桌子上,边看他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酒过三巡,大家也更加随便了起来。

一个云梦的队员说道:“前一段出事的那个魏无羡,你们知道吧,他以前也是我们校队的,比我们都厉害,他要是还在就好了,我们保准赢。”

听到自己的名字,魏无羡就感觉要糟,无奈扶额,心道:“这真是,我不在江湖,江湖还有我的传说啊……”

 

话出口拦也拦不住,果然,话音刚落,就见江澄的脸色骤然降温。

他把杯里剩余的酒一口喝完,将酒杯往桌上“啪”的一放:“离了他还不过了是吧!”

气氛顿时冷却,谁也不敢再发一言。

江澄闷头猛喝了一阵,又冷笑着小声嘟囔,没人听清他其实说的是:“要是还在就好了,在就好了,又跟比赛有个屁关系。”

 

片刻,这个小插曲被迅速掩盖过去,江澄也恢复了常态。他们一直喝到散场,只剩下蓝忘机一个人还清醒着。

 

把他们全送上车,蓝忘机和魏无羡沿路慢慢走。快到楼下的时候,魏无羡忽然说:“蓝湛,我想喝酒。”

“那我去买。”

“我想人陪我喝。”

整个晚上都滴酒不沾的蓝忘机这时却答得爽快:“好。”

事实上,这完全是一个单方面欺负人的提议。

房间里,魏无羡和蓝忘机面对面坐着,身前都放着满满一杯酒,酒香四溢,煞是醉人。

魏无羡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笑着说:“二哥哥,喝呀?”

他没想到蓝忘机会拿起酒杯凑到他的杯子前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这么爽快!那之前你怎么不喝啊?”

 

无人应答,蓝忘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魏无羡挠挠头,这…这是什么发展?一杯倒啊!这下好了,他睡了,谁陪自己玩啊!

他只能在屋里踱步,几个来回后,听到蓝忘机的声音:“你去哪?”

“嘿,蓝湛你醒了?虽说一杯倒,不过醒的倒挺快啊。”

“你不许走。”

“我没要走啊,”魏无羡来到他跟前,“你看我,不走不走。你说,你一晚上都不喝,怎么刚刚那么爽快啊二哥哥。”

“你不喝,我替你。”

蓝忘机又说:“我都可以替你。”他从书架上拿下本子和笔来,摊开在魏无羡面前:“写情书。”

 

魏无羡终于意识到,蓝忘机可能还醉着,不禁想笑:“你还记着这茬呢?行吧行吧,我说你写。”

蓝忘机一脸认真地拿起笔。

“亲爱的蓝湛,蓝忘机,蓝二哥哥,”魏无羡停顿一下等他写完。纸上蓝忘机的字规规整整,雅正端方,完全看不出醉酒的痕迹。

“不对不对,我的字可不长这样。”

蓝忘机面带疑惑:“那是怎样?”

“你这写的太规矩了,潦草一点,越潦草越好。”

蓝忘机像被老师批评了的孩子,显得有些委屈:“知道了。”

魏无羡唇边笑意难掩:“你太帅了,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像丘比特的箭戳中了我的心口……等下,这个戳,换成个错别字,这样才真实。

“从此你的身影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你看书的样子,你打球的样子,你微笑的样子……不对,你不笑,这句划掉。”

蓝忘机不满意了:“谁说我不笑的。”

“这还用说?这么久我都没见过,不然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蓝忘机对着他轻轻弯起嘴角,很微小的一个弧度,但杀伤力却是极大,魏无羡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你,你以后,不许乱对别人笑,知道吗?”

“只对你笑。”

“乖,咱们继续,你就像天神拯救了我,像一道光照亮了我……”明明都是套话,蓝忘机也写得一丝不苟,眼看着一张纸已经快被写满,魏无羡结尾:“总之,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和我在一起?落款,魏婴,魏无羡。”

 

这封魏无羡口述,蓝忘机代笔,写给蓝忘机自己的情书,完全就是个闹剧。但即使是这样,也总有些东西是真的,比如——说出最后这句话时,魏无羡快了一倍的心跳。

TBC

下篇

评论(42)

热度(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