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夜

【忘羡】鬼话连篇-3

这章主要讲羡羡坠崖的真相~

上篇

温晁在房间玩游戏。他本不爱玩游戏的,不过目前这几乎是他唯一的娱乐方式了。距离他把魏无羡推下悬崖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事发后他就被家里要求安分一点,避避风头,别的自会有人处理。但是前几天这件事已经被安上「意外失足」的名义结案了结了,他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何况游戏里也不顺心。

“他妈的会不会玩啊!一群傻逼!”温晁气得恨不得把鼠标扔掉,刚想打字过去骂人,电脑突然黑屏了。

“卧槽,怎么回事!”他猛点了几下鼠标,没有任何反应。

房间的灯闪了几下熄灭,屋里顿时一片黑暗。温晁走到门口向外看了下,除了自己的房间,别的地方都亮着,看来是哪里的电路坏了。他准备回屋打电话找人来维修,一回头,刚刚还是黑屏的电脑屏幕上竟然出现了一行字。走近一看,立马被吓得后退几步,大叫着摔在地上。

「杀人偿命!!!」这几个血红色的字在黑暗的屋子里活像是一桶冰水从温晁头上浇下来,冷得全身都在打颤。

温晁又掏出手机,一解锁,同样的一行字赫然眼前,他连忙扔掉,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魏无羡翘着腿坐在桌子上,看到这幅情形,嘲讽似的勾了勾嘴角。月光从他背后的窗子里透出来,又透过他撒在地上,没有影子。

他将明亮却似含着碎冰的双眸眯起来,幽幽的说:“真是可惜了你看不到我。”

 

温晁慌张地跑到温逐流的房间,没进门就大喊:“有人要搞我!有人知道了!怎么办怎么办?!”

温逐流帮他倒了杯水,安静地听他说完才开口:“魏无羡的案子已经结案了,你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还怕什么。”

温晁看他淡定的样子又起了火,拉着温逐流到他的房间去看,灯依然不会亮,电脑依然黑屏,手机已恢复正常。

“刚才真的有字的!”

“可能是突然变黑你太紧张了吧,明天找人来维修一下就好了。”

“你怎么不信!妈的算了,反正这电脑和手机我是不用了,你找人看看是不是中病毒,最好查出来是谁,我饶不了他!”

“知道了。”

 

 

等魏无羡回到蓝忘机的房间,哪还有半点之前危险的样子,他悄悄走到蓝忘机身后站着,见他专注看书半晌都没发现,突然出声:“蓝湛!我回来了!”

蓝忘机回头看他:“去哪了?”

“什么呀,又没吓到你,”魏无羡撇撇嘴,眼角余光看到桌上放着一个保鲜盒,里面是几个鸡翅,被特制的干辣椒淹没的只漏个尖尖,“哇!鸡翅!这是给我买的吗!”

“嗯。”蓝忘机把盒子打开,推到他面前,辣味立刻在室内弥漫开来。考虑到魏无羡并不能真的吃下去,他刻意加了格外多辣椒。

“蓝湛你怎么这么会买!我最喜欢吃这家的菜了,以前我和江澄就经常去吃,吃完还要再打包一份鸡翅带回去。”魏无羡朝蓝忘机讨好般笑了笑,接着说:“不过现在比以前吃的时候还开心!但是这么辣你不呛吗?”

“没关系。”尽管这么说,蓝忘机还是忍不住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连带着涌入吼间的一丝不适一起咽下。

“你去哪了?”蓝忘机又问了一遍。

“那当然是办正事啊。”

“正事?”

“你是不是在想我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正事?当然有了,不然我白白留在世上了。”

“你没跟我说,我还以为……”

魏无羡知道他以为什么,抢过说:“我今天忘了,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啊,蓝二哥哥?”听到这称呼,蓝忘机道:“别闹。”

“哈哈哈,不过你放心吧,除了你没人看得见我,正事解决之前,你赶我我都不会离开的。”

蓝忘机还是定定的看着他。

魏无羡问:“你想知道?”

“我想帮你。”

 

 

魏无羡想了想,自己什么都摸不到,一个人确实不方便,但他又不想把无关的人拉进来。然而蓝忘机的眼神太过坚定,他犹豫着说:“我不想连累别人,所以你想好了,如果你真的要帮我,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你还要吗?”

“嗯。”掷地有声。

 

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字,魏无羡就觉得像是得到了巨大的支撑,空荡的胸腔再次充实了起来,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蓝湛,谢谢你。”

蓝忘机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既然要拉人入伙,总要先交代清楚。

“我看到报道了,但其实我不是因为意外才掉下悬崖的。”

蓝忘机点头:“猜到了。”

“是有人把我推下去的,那天……”

 

那天魏无羡被朋友叫出去玩,他因为开了车去也不能喝酒,干看着他们喝还不够憋屈,索性待在车里睡觉,想着等他们结束自己再去接人。

半梦半醒之间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他一抬头,看到几个人站在旁边的车外,一个声音说到:“差点就让人发现了,今天那人到底新手,下个药都做不干净。”他拿出烟,旁边的人连忙给他点上。

魏无羡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把身子又向下蜷了蜷,保证外面的位置看不到,然后才拿起了手机点了录像。

外面的人接着说:“回头让他滚蛋!一点不机灵。”

“不过还是没人发现吧?怎么有点不安心啊老大。”

“害怕个屁啊,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醒了给她点钱,瞧你那点出息!”

“是是是,还是老大有魄力!”

“不过这事别告诉温逐流,也别告诉我爹,听到没?”

“知道!”

“行了,今天那妞儿真不错,老子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踩了踩,“走!”

 

几人纷纷上了车,就这么离开了,丝毫没有察觉旁边有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魏无羡等他们一拐弯,他立马发动车子跟了出去,同时用手机报了警,他简单说了下自己看到的情况和那辆车的车牌号,又说自己会在安全距离外跟着,可以随时报给他们具体位置。

车子出了城开往城郊一座山上,魏无羡知道这个地方,算是个著名的富人区,山势险峻但是风光优美,道路通畅,山里零星建着一批豪华别墅。

车子开了许久,还是不见警方有什么措施,他只能默默跟着。山路就一条,所以他可以稍微离的远一点,他减了减速,与前车保持在起码一个转弯的距离,这样就可以不被发现。

在又转过一处急弯之后,他就意识到不好了。那几个人站在道路两侧,见他过来就围在了车身前后,他们的车子斜在中间,将不宽的山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魏无羡只能停车,像是头儿的那个人过来敲了敲车窗,“有点事,能下车帮个忙吗兄弟?”

魏无羡知道这只是个借口,然而就算他不想下车,恐怕也会被他们“请”下车。

到了这个地步,魏无羡也不与他多说,打开车门撑在车门边上道:“有话直说吧。”

那人油腻的脸在月光下反光。“好,有魄力,那我就明说,”刻意顿了顿,“警察是不会来的。”

魏无羡已经想通了事情的始末,接下来的话也证明了他的猜测。

“不得不说你的跟踪技术不错,如果不是接你电话的那位通知我的话,我们都没一个人发现呢,哈哈哈但是你运气真差!”

 

魏无羡的眉头皱在一起,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心想现在只能靠自己了。“放了那个女孩!”他低吼道。

“不放你能怎样?”

“不能怎样,但是我这里有一个视频,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说这话的时候魏无羡站直了,那张俊脸上不但没有惧意,反而带着笑。因为身高的优势,完全俯视着温晁,那一瞬间真的让温晁有点发怵。

 

“你敢录像!”温晁挥手招呼人,“给我抢!”

“别动!”魏无羡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威胁道:“这视频现在只有这一份,但你们要是硬抢,我只需要点击一下就可以发出去。”

他指着他们的车:“我也不想和你们硬来,你只要放了那个女孩,我就把视频删掉,或者手机给你都可以。”

温晁歪着头,随便指了个人说:“好啊,去把她放了!”

 

那女孩被架出来的时候依旧不省人事,离着大老远就被他们随便往前一推,失去了支撑的她身子一斜就往旁边倒去,最要命的是,倒的是路的外侧——旁边就是悬崖峭壁。对于一个没有意识的人来说,这是及其危险的。

说时迟那时快,魏无羡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着她一个打滚垫在她身下,又将她往里一推,自己却堪堪停在悬崖边上。

手机也落在了路边,他刚要过去捡,正好有人来电,估计是江澄打电话来问他人在哪儿。

 

悦耳的铃声打破了温晁他们几个被刚才一系列变化惊到而引起的呆滞,温晁怒吼:“我不信这电话这么巧?说,你他妈是不是刚才发给了别人!”话音刚落,就和旁边的人一起疯了一般地冲过来抢。

如果他们以为自己发给了江澄,会不会对他打击报复?不能让他们看到江澄的名字,也不能让他们接这个电话。魏无羡飞速爬起来,因为离得近,被他先一步拿到手机。但是他们也不会轻易放手,全部扑上来和魏无羡争执起来。

 

纵使魏无羡再灵活,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事故就是那个时候发生的,温晁一个猛力,将魏无羡连带着手机一起推进了深渊。

 

蓝忘机听得指骨都快被自己捏碎了,却也只能隐忍着问一句:“疼吗。”

“哈哈哈还行?我说我在半空中就没意识了你会不会笑我啊?”魏无羡的反应可以说是轻描淡写。

蓝忘机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不会,你…很好。”

 

温晁把魏无羡推下去之后——

“妈的让你录像!”

“大……大哥,你杀人了……”

“大哥咱们快跑吧!”

“这可不关……不关我的事……”

温晁刚才也是一时冲动,此时被这样七嘴八舌一说,开始有点后怕了。他看了看魏无羡的车,拉着一个看起来还算淡定的人说:“你!去把他的车开回咱们出来的停车场!”

剧烈地喘了几口气才说:“这里连个摄像头都没有,除了你们谁能证明是我干的?你们要是敢说,自己也逃不了!”

又看到地上躺着的人,上前踹了一脚:“真晦气,把这女的也弄回去!”

最后将现场草草清理了一遍,这才离开。

 

 

不管打多少遍,魏无羡的电话都没人接,江澄想着该不会是喝醉了吧,就到魏无羡吃饭的地方去找人,可是车还在,人没影了。

江澄折腾到快天亮,把一切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个遍,都没有魏无羡的踪迹,只能先回去。一进门看到在沙发边等到睡着的江厌离,他心里更是恼火,想着魏无羡回来一定要揍他一顿。

 

直到第二天晚上,魏无羡依然没有回来。再后面的事就如报纸所言了。

 

tbc

下篇

评论(53)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