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夜

【忘羡】鬼话连篇-2

时隔23天的更新……真不是坑了。自己都忘了上篇讲啥了哈哈哈

是he,基本是糖。

上篇点这里

 

蓝忘机有晨跑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不过后面多了一个尾巴。闷声跑到第四圈时,他终于开口问道:“你要一直这样跟着我?”

从他起床,魏无羡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他洗漱魏无羡看着;他换衣服,魏无羡等着;他跑步,魏无羡全程陪着,寸步不离。

魏无羡眨眼:“不然呢?除了观察你,我还有什么娱乐活动?”

“娱乐活动?”蓝忘机把这几个字低声重复了一遍,瞬时加速将魏无羡甩开。

魏无羡不知道他怎么了,连忙追过去。甫一追上,蓝忘机又一个提速,两人间的距离就这样拉开,归零,再拉开,再归零。几次下来,速度已近极限,蓝忘机面上不显,呼吸不免加重许多。

“你总跑什么呀?算了我不追你了行了吧?你别跑这么快了!我又不会累的你别跟自己过不去了。”

至此,蓝忘机才不与他继续较劲。留下魏无羡在原地一脸莫名:“哪里让他生气了啊??”

 

回去时蓝忘机仍然不理魏无羡,买早餐时却忍不住给他买了一份酥油饼。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的!”

“猜的。”明明是看到了他眼睛都在放光的样子。

“蓝湛你真好!”虽然这饼最后的归宿是路边一只灰色的小野猫,魏无羡也开心得不得了。

 

蓝忘机上课时,魏无羡就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活像查作弊的监考老师。转了一圈后还是回到蓝忘机身边:“蓝湛,我看了一遍,你们班的颜值全靠你一个人在撑啊,男的没你帅就算了,女的也没你好看……”

蓝忘机打断:“闭嘴。”

话一出口,周围交头接耳的同学齐齐扭头看向蓝忘机,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无干人等禁声,罪魁祸首却不闭嘴:“哈哈哈你看你把别人吓的!”

蓝忘机这才注意到大家,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不是在说你们。”

“嗯?”群众的目光满含疑惑。

蓝忘机向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能解释的也不想被白白当成神经病,又道:“不,我是说,你们小声一点。”

魏无羡在旁边笑得前俯后仰,心里直叹太好玩了,这小古板太有意思了。

蓝忘机只能用眼神提醒魏无羡正经一些。

 

下午,蓝忘机在蓝教授的办公室帮忙,恰好被叫去开会,魏无羡就在办公室闲逛,一个女孩进来,在桌上放了一沓资料,然后蓝忘机的手机就亮了亮,该是那女孩跟他通知一声。

等蓝忘机回来,魏无羡就道:“刚才有个女生过来给你送资料。”蓝忘机坐下准备整理它们。

“里面有一封情书,我能看见。”魏无羡朝蓝忘机抬抬下巴示意。

已经习惯了他的把戏,蓝忘机不假思索道:“胡说。”

“真的!我跟你说我能看到,不信我念给你听。”说完不等蓝忘机阻止就道:“亲爱的蓝忘机同学,给你写这封信唐突了,虽然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的回眸一笑……”

蓝忘机听不下去了,想捂上魏无羡的嘴,无奈扑了个空,他看魏无羡表情一派认真,不像说假话,犹豫略带犹豫地伸手拿起资料翻开寻找。

——当然没有情书。

 

“魏无羡!”蓝忘机啪的一声把资料合上。

“干嘛干嘛!发现没有情书失望了?”

“我不会再信你。”蓝忘机低头不看他。

魏无羡转而讨好道:“真生气了?别呀,蓝湛,好蓝湛,别生气了,你想要情书,回头我写给你还不行吗?”

蓝忘机本想提醒魏无羡,你已无法触碰纸笔。

但也许是魏无羡弯起的嘴角恰到好处地感染了他,所有情绪像一个漏了气的气球悄然流失,于是这句话在嘴边绕了绕,最后吐出来却变成:“不必。”

“不开玩笑了,你有短信,说什么我就真不知道了,我可没趁你不在偷看!是不是表现很好?”

蓝忘机顿了片刻,竟是微微点头:“嗯。”

 

晚饭自然还是在餐厅吃,刚找好地方坐下,一个女孩忽然从旁边跑过来,面上带着一丝羞怯,开口也是软软糯糯:“蓝,蓝忘机同学,请问我能坐在这吗?”她指着蓝忘机对面,魏无羡正坐着的位置。

“对不起,这有人。”

“这样啊……那算了。”姑娘垂头离去。

魏无羡调侃起来:“人家指定是对你有意思,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坐你对面,你却指着空座说有人。”才不管占着位置的明明是自己。

那女孩等了片刻,蓝忘机快吃完了,对面依旧空空如也,又来试着问:“我觉得那人应该不会来了吧,我真的不能坐在这吗?”

“对不起,真的有人。”蓝忘机还是一样的语气。

女孩只能在角落里看着到蓝忘机离去都不曾来人的位置,暗自伤心:竟然有人舍得放蓝湛同学的鸽子嘤嘤嘤,不然就是蓝湛同学宁愿骗我都不让我坐他对面嘤嘤嘤。

 

 

这么一起腻了几天,魏无羡突然说自己有点事要出去一下,蓝忘机也终于能安心专心的上个课。

课间的时候隐约听到旁边的人聊天时不时蹦出“魏婴”“魏无羡”等字眼,起初他嘲笑自己竟会产生这种幻听,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们是真的在讨论魏无羡。

蓝忘机略带讶然的走过去,看到他们围着的桌子上是一张校内发行的报纸。“你们在说什么?”

估计是蓝忘机素来不苟言笑的缘故,同学中很多人都有一点怕他,见他这么问,立马交待起来:“我们在说隔壁校的校草魏无羡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你没听说吗?前段时间报道说是失踪了,昨天才确定了已经死亡的消息,哎,真可惜……”

 

虽说是隔壁校,但其实离的也不算近。他们入校也没多久,和对方学校的交集不多。蓝忘机又不像他们一样喜欢聚堆儿交流各种小道八卦,所以之前并不认识魏无羡。此刻突然听到魏无羡的名字从别人嘴里道出,才终于有了“这几天的相处并不是幻觉”的感受。原来魏无羡竟是可以存在于他的周边世界里的,只可惜他们认识的太晚了。事到如今,即便再怎么熟悉也无法跨越人鬼殊途的鸿沟。

 

魏无羡从没跟他说过自己是怎么死的,蓝忘机也没有问过。他的思绪刚要飘远,被一个声音拉了回来:“湛……蓝湛同学?”刚才答话的那位在蓝忘机眼前摆了摆手,“你认识他吗?”

蓝忘机点点头,轻轻拿起报纸,凝视着那张占了小半个版面的照片。上面的魏无羡一张俊脸神采飞扬,笑容耀眼,是他这几天都不曾见过的样子。

“魏婴……”蓝忘机几不可察的低喃出声。

 

再往上看,新闻的标题是大大的两行字「悬崖下发现尸体,学生失踪案落幕。」他把内容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大概是叙述一下魏无羡短短的生平,推断了魏无羡是独自一人去那里游玩冒险,然后不慎坠入悬崖身亡。经过一场辛苦的搜查,终于找到了尸骨。最后形容一下家人的悲痛,再提醒一下同学们独行需谨慎。

这篇新闻虽有部分是推测,但实际情况描述的应当属实。蓝忘机看完忽然很想到那个悬崖去看看,又很想马上见到魏无羡。

有同学拍拍他的肩膀:“不用这么难过吧?”

蓝忘机像是愣怔了一瞬,半垂下眼,浓密的眼睫将眼底的情绪掩藏起来,他缓缓道:“没有。”

 

大家还在讨论魏无羡以前的光荣事迹,蓝忘机想听又觉得脑子里一片嘈杂,一句也听不进,他把报纸对折夹在书页中间,悄悄地走了出去。

 

魏无羡一回来就觉得蓝忘机今天不太对劲。几天的亲密生活,他已经能够从蓝忘机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许多不同的意思来,此时他就是觉得蓝湛今天比平常……温柔。

但是这温柔让他心里不踏实,他又向来是个憋不住话的:“蓝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蓝忘机像是在斟酌用词,顿了顿才道:“你既然还留在世上,那你家人那里要不要……”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魏无羡也懂了他想问什么。他嘴角抿起,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正经。

“不用了,我不知道我何时会真的消失,如果他们知道,可能还要再难过一次,尤其是我姐,不如就这样吧,有江澄在,他们会好的。”

“江澄?”

“哦对,你不知道,我从小父母双亡,是江澄的爸妈收养了我,我们一起长大的。有机会的话再介绍给你认识。”

魏无羡开始说起江澄小时候的糗事,还有姐姐给他们做过的好吃的,他说说笑笑,哪怕自己一个人也很是热闹。

 

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表情其实带着几分落寞,蓝忘机却尽数看在眼里。他想握一握魏无羡的手,抬手才觉察这动作只能是徒劳。明明和对方之间的相处已经变得熟稔了很多,他却愈发不习惯对方只是一个魂魄的事实了。

可是即便感觉不到,蓝忘机还是把手放在魏无羡的手上,两只手便在空气中交叠在一起。


下篇

评论(23)

热度(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