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夜

【忘羡】鬼话连篇-1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的时候,他正抱着电线杆一边往上爬一边惊慌地叫着,要说为什么,当然是地上这几只仰头瞪着他的流浪狗。

“滚开滚开!都追我好几天了有完没完!能不能放过我!”

蓝忘机抱着书,停在路边看他。见到有人停下,魏无羡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这位朋友,拜托你赶走它赶走它赶走它啊!”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走过去,那几只狗一见到他立马转身跑开了。

魏无羡长出一口气,轻飘飘地跳了下来,道:“真不错,你这是狗见愁啊,不然我以后就跟着你好了。”

他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蓝忘机,刚才太紧张都没注意看,这人长的真好看,非常好看。魏无羡正暗自赞叹着,蓝忘机忽然开口道:“为什么?”

魏无羡吓了一跳,立即看向周围,除了他们两个再没有半个人影,这才犹豫着问:“你是……在跟我说话?”

蓝忘机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不是你,还有谁。”

“你能看到我?”魏无羡声音都高了一度,看他没反应,继续道:“我跟你说你不应该看得到我啊!我已经不是人了,知道吗?就是传说中的鬼魂儿!”

蓝忘机转头就走。

这是把我当成傻子了,魏无羡想。他迅速跟过去,走到蓝忘机面前,蓝忘机一个没刹住车,就生生从他身上……穿了过去。

魏无羡后退几步,眨着眼睛笑:“现在信了吧?”

蓝忘机眼睛睁了睁,淡淡地说:“那又怎样?”说完便绕过魏无羡,继续往前走。

“嘿,我还是第一次见遇到鬼还这么淡定的!不对,除了你也没人看得到我,”魏无羡跟他保持同样的速度,“小说里谁见到鬼不都是吓得半死,你这样,我太没成就感了,难道是我长得太帅?”

听到这句蓝忘机扭头看了他一下,不得不承认,的确很帅。

 “不过还是你最帅,”魏无羡嘿嘿笑道,“有人说话的感觉真好,这几天可闷死我了,只能控制灯明明灭灭吓人玩,还不能吓女人和小孩儿……”

蓝忘机不理他,他还是自顾自说个不停。一抬头马上到了教学楼门口,蓝忘机慢了下来:“别跟着我。”

魏无羡停在原地看他走进去,忽然喊道:“我叫魏婴,魏无羡,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我就不跟着你!”

过了片刻,魏无羡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听到低低的一声:“蓝湛,蓝忘机。”

真是个小正经,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想,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跟我说话,还帮我撵狗的,不跟着你才怪。

 

蓝忘机下课的时候就看到等在角落的魏无羡,他走过去问:“你怎么还在?”

“我可没说我在等你吧?”魏无羡凑上前去,勾着嘴角道:“鬼可是缠人的,这次是你主动找我的,那就不要怪我跟着你了。”

“无聊。”蓝忘机声音冷冷的。

“是啊,你不在我好无聊,我快想死你了。”魏无羡这话说的一点不脸红,十分自然,毫不在意这人他才第一天认识。

从没有人跟蓝忘机说过这种轻浮话,他呆了一下。

“忘机,你在跟谁说话?还不走吗?”

远处走来一个人,正是蓝忘机的哥哥蓝曦臣,与蓝忘机长的有八九分像,魏无羡说:“哟,双胞胎呀?”

“并非是……”

“嗯?”蓝曦臣以为弟弟跟自己说话。

蓝忘机扭头正色道:“哥,我回头再跟你详说,你先走吧。”

等蓝曦臣走后,魏无羡问:“你是要去吃饭吧?走走走我也饿了。”

蓝忘机略带疑惑:“饿?”

“也不是,就是想念饭菜的香味,我虽然不能吃,还是可以闻到的。”说着伸手要去拉蓝湛,尽管不能触到,蓝湛还是轻抬胳膊跟着他走。

 

直到吃饭的时候,魏无羡才知道什么叫沮丧。“这怎么这么清淡!闻着还苦呢,蓝湛啊,你不会天天吃这些吧?”

蓝湛也不恼,将口里的东西咽下才道:“姑苏的餐厅只有这些。”

魏无羡叹气:“哎,吃不到辣椒的鬼生,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胳膊撑着下巴看着蓝忘机,心想这人的吃相都这么养眼。

 

饭后蓝忘机带着魏无羡来到校外的一个湘菜馆,点了几个招牌菜,魏无羡开心得都飘了起来:“蓝湛,你真好!没想到你这么够意思!要是再有点酒就好了。”

蓝忘机看他高兴的样子,忽然觉得这只黏上来的鬼也不是那么烦人。

蓝忘机不吃,魏无羡不能吃,所以到最后这菜还是跟端上来一个样。隔壁桌的看着蓝忘机对着一桌菜不动筷子,时不时还低语一声,感慨地与同伴交流:“你看那人,虽然脑子有问题,不过长的真好看,真是可惜了哎……”

蓝忘机像是没听见,魏无羡却噗嗤笑出声:“蓝湛,不好意思了啊,害你被骂。”后半句在心里说,不过这人帅就是不一样,说他脑子有问题还得顺便可惜一下那张脸。

“以后还是打包带回去。”蓝忘机闷闷地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蓝湛丝毫不觉得自己说这话有什么不对,魏无羡却在心里乐开了花,以后,他说以后。他心底琢磨几下,感叹自己命也没那么差,死了还能遇到这么好的人。

 

天色已晚,魏无羡毫不犹豫地跟蓝忘机回他宿舍,他是一个人住,倒是不会有什么不便。

房间的风格像蓝忘机的人一样,干干净净、纤尘不染,桌子书架的摆设也都规规矩矩,魏无羡心道:这跟我猪窝一样的房间太不一样了。

 

蓝忘机进了浴室,将门反锁起来。魏无羡听到后就在外面笑:“蓝湛,不用这样吧,我又不偷看你,再说你反锁也没用啊。”魏无羡隔着门直接飘了进去,“看,进来了,”然后又退出去,“看,出来了。”

重复了几个回合,蓝忘机再也忍不住:“幼稚。”

魏无羡哈哈大笑:“现在这副样子也就这点趣处了,你安心洗吧,我不会偷看的。”

确定魏无羡已经出去,蓝忘机忍不住微扬嘴角,多个鬼一起住,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第二天蓝忘机醒来,睁眼就是魏无羡那张苍白俊俏的脸,他浮在蓝忘机身上,弯着眼睛对他笑:“早上好啊蓝湛同学,你睡了人家好寂寞,我可是等了你一晚上啊。”

听到这话,蓝湛脸上一阵薄红。想要起身,只是没法推开魏无羡,又不好直接穿过他起床——虽然魏无羡不会有什么感觉,他总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据说鬼压床就是动不了,蓝忘机想,这可不就是鬼压床么。

这个时候的蓝忘机还想不到,之后的每一个早晨都会被鬼压床。

 

“蓝湛,我昨晚一夜没睡。”魏无羡保持着飘在蓝忘机上方的姿势不动。

“你需要吗。”蓝忘机问道,因为语气太过平淡,听着反而像是自行陈述。

“不需要,但是也可以睡,”魏无羡眼珠一转接着说:“只是你睡相太差了,又是打呼噜又是说梦话还磨牙,吵得我根本睡不着。”

蓝忘机当即就想反驳,转念一想自己从小都是自己一个人睡,很少有这样和别人同屋而眠的机会,这种评价倒是无从辨别真假。说不定是真的呢?这个认知让他有些羞赧,耳尖泛上淡淡的红。

魏无羡看他似乎再认真思考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哈骗你的!你不知道你睡觉有多安静,古板得跟醒着一样!”

闻言,蓝忘机不想再理他,终于沉声道:“下去。”


下篇

评论(26)

热度(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