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夜

【忘羡】夫夫带娃记

1

“蓝若!起床了!再不起床迟到了!”魏无羡一边拍门一边喊。

“啊啊啊不要叫啦!你还不是天天迟到……”隔着门,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传来。

几年前,蓝忘机和魏无羡收养了一个男孩,取名蓝若,到今年该上一年级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即便是魏无羡这样从不知纪律两个字怎么写的人,也觉得第一天就迟到实在不太好。

魏无羡接着喊:“嘿!你还敢顶嘴!屁股痒了是不是!给你三分钟!不出来我就进去拧你屁股了!”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站在门前,一眼看过去,竟是与蓝忘机长的有几分像,只是此时那张俊俏的小脸儿都皱在一起,小嘴也撅着,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仰头瞪着魏无羡。

魏无羡被他这个样子逗笑,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他撅起的嘴,说:“你看看你这发型,像什么样子,叫你忘机爸爸看见肯定嫌弃你,不喜欢你了……”

听到他这么说,蓝若连忙去捂自己的头发,恰好蓝忘机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道:“不要胡说,”他把盘子放下“蓝若,洗漱吃饭。”

蓝若“哼”了一声推开魏无羡,急忙跑去卫生间。

魏无羡走到桌边坐下,边吃边说:“这小兔崽子,怎么就光听你的话?”

蓝忘机伸手擦掉他嘴边的面包屑,眼神都变得柔和起来,道:“他是兔崽子,你是什么。”

魏无羡把手肘并在头两侧,手腕自然地耷拉下来,就像兔子的两只耳朵,他看着蓝忘机,笑的眼睛都弯起来,歪了歪头说:“我是二哥哥最喜欢的兔子呀。”

刚准备出来的蓝若看到这一幕,又把身子缩了回去。

2

蓝忘机把蓝若送到学校门口,正要开门下车,蓝若伸出小手拉住蓝忘机的袖子说:“爸爸不用送我进去,我自己可以的。”说完朝着蓝忘机笑得乖巧。

蓝忘机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乖,中午自己吃饭。”

蓝若点点头,抱着蓝忘机的脸吧唧了一口才说:“爸爸再见。”

蓝若边走边咕哝:“我爸爸那么帅,怎么能让你们看到!”他想起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起送他上学,一下车就引来围观,到了教室一堆小姑娘围着他,你一言我一语:“蓝若蓝若,刚刚送你的,哪个是你爸爸呀,长的都好帅呀!”

“是啊!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呢!”

“应该更高的那个是你爸爸吧,你跟他长的更像!”

“肯定是!你妈妈好幸福呀,我长大了也要找个这么帅的!”

“我就觉得另一个更帅!我要找他那样的!”

蓝若听得有点自豪,又有点生气,要不是上课了只怕他要对她们吼出来:哼!两个都是我爸爸!他们可恩爱了!不许你们对着他俩发花痴!

从此不管是谁送他上学,他就再不让他们下车了。

3

放学的时候是魏无羡来接蓝若,他修长的双腿交叉着,半倚在车边,看到蓝若出来就对着他招手,蓝若立马迈开小短腿跑到跟前就推着他上车。

上了车之后蓝若道:“魏无羡!不是说了不让你下车吗!”蓝若从来叫他都是直呼其名,魏无羡早就习惯了,也不生气,笑着反问他:“怎么,我长这么帅,也不给你丢人吧?”

“你没发现有女同学在看你吗!”

“那怎么了?那是你喜欢的女同学啊?”

“才不是!我不喜欢她们看你!”

“人家看我,我有什么办法!”

蓝若又撅起嘴巴,“总之你再这么沾花惹草我就告诉爸爸!”

魏无羡无辜,我怎么就沾花惹草了?

3

这天蓝忘机出差,只有他们两个在家,魏无羡问蓝若:“想吃什么?让爹给你露一手!”

蓝若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不要,我们还是去外面吃吧!”

魏无羡其实也不想自己下厨,平常都是蓝忘机做饭,胃口都被养叼了,再吃自己做的确实难以下咽,但他偏偏不想轻易如小家伙的愿,摇头表示不行。

蓝若只得上前抱住他,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软软地道:“我们去外面吃吧好不好,爸爸!”

被这张酷似蓝忘机的小脸这样看着,魏无羡觉得心都化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调侃:“求着我的时候就知道叫我爸爸了?晚了。”

蓝若又叫了几声,俩人终于开开心心出门去。吃饭的时候,魏无羡不停给蓝若夹青菜,蓝若又一一夹出来。

魏无羡批评他:“不许夹出来,不吃青菜营养不均衡。”

“我不喜欢吃青菜。”

“你又搞区别对待,在蓝湛面前你不都乖乖吃掉吗?”

“你不吃我也不吃。”

“你不学好,学我干嘛,再说了,你不吃青菜蓝湛就不喜欢你了,我不吃他照样喜欢我。”魏婴笑的一脸嘚瑟。

蓝若只能默默扒饭,不想说话了。

4

蓝湛出差回来,俩人小别胜新婚,一等蓝若睡着,就干柴遇烈火一样。正是吻到动情处,准备提枪上阵的时候,隔壁隐约传来一阵哭声。蓝忘机轻轻推开魏无羡道:“蓝若在哭。”

“肯定是做噩梦了,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来我们继续!”魏无羡说着就拉下蓝忘机的头凑上去亲吻。

一吻完毕,蓝忘机还是不放心,平复了一下呼吸,起身道:“我还是去看看他。”

蓝忘机悄悄推门进去,发现蓝若哭得脸都湿乎乎的,他用手指轻轻擦了擦,蓝若忽然醒来。蓝忘机道:“噩梦吗。”

蓝若点点头,鼻子一抽一抽的。蓝忘机一只手被蓝若紧紧握着,另一手放在他的额头上,道:“别怕,睡吧。”

蓝若重又闭上眼睛,蓝忘机就坐在床边等他睡着,那边的魏无羡等了一会儿他还不回来,看着自己依旧挺立着的小兄弟哀嚎:“啊啊啊这个小兔崽子!蓝湛你变心了!你不爱我了!你在这个时候抛下我不管!这个小电灯泡明天我就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去!”

等蓝若呼吸变得规律,蓝忘机掰开他的手指,关门出去。哄完小孩子,该哄大孩子了。

 

5

魏无羡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了门内悦耳的钢琴声,他放下正准备按门铃的手,取出钥匙,尽可能轻的开门。径直走到琴房门口,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背影,被窗口撒下的阳光笼罩着,镀上一圈金边。

蓝忘机和蓝若并坐在钢琴前,专注地四手联弹,竟都没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大的坐姿端正,游刃有余;小的也是如出一辙,像模像样。从背后看简直像套娃一样,魏无羡静静看着,情不自禁地勾动嘴角。

一曲完毕,魏无羡鼓掌,两人扭头看他,眼里满是疑问。“我也是刚回来,看你俩弹得开心,就没打断你们。”魏无羡笑着走过去,搂住蓝忘机的头就亲了一口,又道:“弹得真好。”

蓝若眨着眼睛,脸上写满了“那当然”三个字。魏无羡又忍不住逗他:“我说蓝湛,不是说你。”

蓝若立马垮着一张脸,扭过去低着头不说话。蓝湛看他这么低落,捏了捏魏无羡的手说:“不要总欺负小孩子。”

魏无羡眉毛一挑:“他在你面前装乖呢!你没见他平常欺负我!二哥哥你这么公正的人,可不能偏心啊。”说着伸手去挠蓝若的腰,蓝若再绷不住,笑着跑开了。

蓝忘机抱过魏无羡,在他耳边道:“心都在你那,怎么偏?”

魏无羡笑着凑过唇瓣,两人又吻得难舍难分了。

6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蓝若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忽然听到魏无羡一声叫,然后是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蓝若知道他俩又在“恩爱”了,其实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是挺好的,但有时候他俩都不记得关好门!

他对此很苦恼,我才七岁呀!这个家能不能对未成年采取一下分级制度?

蓝若走出去一看,房门果然只是虚掩着。贴心的帮他们关好门,正准备回屋,客厅的电话响了。

蓝若接起来:“喂,你是谁呀?”

“蓝若啊,是我,你江叔叔,你爸爸们在家吗?”

“哦,他们都在家。”

“那我刚才打他俩手机都没人接啊,他们在干嘛?”

蓝若回头看了眼他们的卧室,平静地道:“……嗯。”

“……”

电话这头的江澄沉默片刻,很是痛心疾首,本来多么纯真的孩子啊!都被他们俩带坏了!

7

某个夜晚,三人吹着晚风在街边散步。不过与一般的一家三口的站位不同,魏无羡和蓝忘机牵着手走在后面,蓝若只能一个人低头走在前面,脚下不断踢着一个小石子。

突然,路边的灌木丛里发出一声狗叫,魏无羡顿时头皮发麻。他刚要跳到蓝忘机身上,只见前面的蓝若迅速地后退几步,双手向后一背,反抱住魏无羡,虽然高度只到他腰,却俨然像一个小骑士。

没等他放松下来,又是一阵狗吠,蓝忘机换了一手握住魏无羡,从后面圈住他。此时魏无羡被蓝若和蓝忘机夹在中间,直到狗吠声再不响起才被放开来。

没了狗威胁的魏无羡又是一条好汉了,被小孩保护也不觉得丢脸,他嘻嘻笑着,揉乱了蓝若的头发:“没想到你这么护我,不过你这么个小不点,狗要是真咬过来你能挡得住吗?”

蓝若躲在蓝忘机的身后,逃开魏无羡的魔手:“我又不像你似的见狗怂!我这是向爸爸学习!”

说完邀功般地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低头看他,眼里似有笑意,他一边理顺蓝若的头发,一边点头示意。

蓝若笑得开心,魏无羡也很开心,他开心的只想吻蓝湛,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蓝若又闷头走在前面了。

8

蓝若发烧了。

蓝忘机不在家,魏无羡叫蓝若的时候没人应,到他房间一看正趴在桌子上睡着,准备抱他上床时,触到皮肤的温度烫得吓人,一摸额头也是如此。

魏无羡二话不说,抱起蓝若,抓起钥匙就跑了出去。一路飙车到医院,忙活一通终于挂上点滴,魏无羡才开始头疼这一路闯的红灯。

他守在床边一步不离,拿出手机才看到蓝忘机的未接来电,打回去聊了一会儿终于觉得安心。

等蓝若醒来,小声说着渴,魏无羡赶紧倒了水来不停吹着散温,又轻柔的捧起蓝若的头把水送到他嘴边。

蓝若深知能让魏无羡乖乖伺候他的机会不多,一定要好好利用!缓过来一点的蓝若不停指挥:“魏无羡我想上厕所!”

“魏无羡我要看电视!”

“魏无羡我要吃苹果!”

“……”

魏无羡乖乖照办:“小兔崽子,等你好了再算账!”

蓝忘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不禁无奈,刚那么紧张的是谁啊!

9

江澄来家里做客了。

到了饭点儿,蓝忘机说要去厨房做菜,魏无羡马上说自己去帮忙。江澄看了看在沙发上看书的蓝若,觉得有些话还是避开孩子说比较好。

他也跟着进了厨房,然后就开口叱责魏无羡:“我说你俩当着未成年的面能不能有点自觉?上次我打电话,他竟然说你俩……”江澄翻了个白眼,说不出口。

魏无羡诧异地看着跟过来的江澄,语气却不以为然:“不用担心,蓝若会主动避开的,他可比你有眼力见多了。”

江澄最受不了被人比下去,尤其对方还是个孩子:“我怎么就没眼力见了?”

蓝忘机只是看着他也不说话,魏无羡上下扫了他一眼,道:“那你还呆在这干嘛呢?”

江澄忽然觉得自己体会到了阿杜的心情。愤愤然走出去,沙发上的蓝若抬头看过来,目光好像带着嘲讽。

江澄觉得自己一定看错了,蓝若他还是个孩子,纯真的孩子不是吗?


END

 

评论(37)

热度(1436)